线上:新研究發現排毒期長達49天新冠病例或為新

浏览量: 95   / 时间:2020-03-31   /作者:线上体育平台

較長的“排毒期(viralshedding)”往往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較重的病情和不良預后有關。然而,當地時間3月27日,解放軍中部戰區總醫院、陸軍軍醫大學(第三軍醫大學)、解放軍聯勤保障部隊第967醫院等團隊在醫學預印本平臺medRvix共同發文(未經同行審議),分析探討了1例病毒排毒期長達49天、但癥狀輕微的COVID-19(新冠肺炎)特殊病例情況。

值得注意的是,49天是迄今為止醫生們發現的有癥狀的新冠患者表現出的最長排毒期(即在患者體內能夠檢測到新冠病毒RNA的時間)。此前國際醫學期刊《柳葉刀》在線發表了中日友好醫院曹彬、武漢金銀潭醫院劉志波等人對于191例新冠肺炎患者的研究,他們指出幸存者的中位排毒期為20天,而觀察到的幸存者最長排毒期為37天。

COVID-19患者的臨床表現各不相同,排毒期是預后的關鍵指標,曹彬等人的研究中提到,嚴重(severe)患者的平均排毒期為19天,而危重(critical)患者為24天,因此長時間的排毒期通常預示著不良的結果。

但是,在這一研究中,患者雖然有很長的病毒排毒期,病癥卻較輕微。根據對其臨床和流行病學信息的調查,研究人員認為,該類型的病毒可能具有較低的毒性和可傳播性,但具有較長時間的感染能力,難以通過常規療法在體內清除。

2月8日,病例1(一名中年男子)前往醫院進行新型冠狀病毒(SARS-CoV-2)測試。患者表示,他自1月25日起大約1周間歇性發燒,沒有其他典型的COVID-19癥狀,例如畏寒、干咳、咽痛、胸痛、呼吸急促等。他表示最高體溫為38.1°C,他自己服用了退燒藥、中藥和抗病毒藥后,溫度在一周內下降到正常水平。但由于前一天他的近親被確認感染了COVID-19,他要求進行進一步檢查。

從住院的第6天之后,病例1的總體狀況保持穩定,體溫正常。然而,患者發病第17、22、26、30、34、39、43和49天,口咽拭子采集的標本的COVID-19測試均為陽性,但在患病第47天曾一度為陰性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此前的多項研究已將COVID-19患者的血液淋巴細胞、白細胞介素-6和降鈣素原的水平確定為代表疾病嚴重程度和預后的指標。病例1的上述三項指標均正常且穩定,但體內的病毒載量則保持著與嚴重或危重患者相似的高水平。

此外,在2月20日和3月14日,病例1針對新冠病毒的IgG抗體(免疫球蛋白G,該抗體產生晚,維持時間長,血中檢測到可作為遠期感染指標)呈陽性,而IgM抗體(免疫球蛋白M,在感染初期抗感染起作用,維持時間短,消失快)測試呈陰性。

由于感染時間長,該患者接受了康復者血漿輸注治療。3月15日,病例1接受了400毫升血漿輸注。由于輸血反應而發燒后,第二天患者體溫恢復正常。此后3月16日和3月17日,病例1通過口咽拭子對新冠病毒進行的檢測均轉為陰性。

住院2天后,患者的中性粒細胞的百分比(70.70%)和CRP水平(9.81mg/L)出現顯著下降;患者入院后的胸部CT掃描發現雙側肺有滲出性病變,住院第5天的結果變得更差,但是住院11天后,其胸部CT掃描顯示肺部感染明顯減弱。

盡管核酸檢測顯示病毒并未消除,但入院后癥狀和體征基本穩定。值得注意的是,除案例1外,所有其他親密接觸者均顯示反應輕微。案例2發燒約10天,但最高體溫未超過38.5°C,盡管肺部感染曾經惡化,但其病程在數天內得到控制。

最近,一項研究發現血型是預示COVID-19患者嚴重程度的新危險因素,血型為A的人的風險較高,而血型為O的患者的風險較低。然而,病例1的血型為AB型,因此排除了病例1的血型可能影響疾病嚴重程度的可能性。

研究人員認為,已知的線索表明,病例1和病例2感染的新冠病毒可能是輕度的亞型,年輕人和老年人均易感。此前中國科學院主辦的《國家科學評論》(NationalScienceReview)于3月3日發表論文,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生物信息中心、中國科學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等團隊研究了新冠病毒的分子差異,顯示該病毒進化為兩種主要類型(即L亞型和S亞型)。從占比上看,L亞型更為普遍達到70%,S亞型占30%,但S型相對更古老。

研究人員認為,由于這種潛在的亞型毒性很低,傳播能力較弱,而且感染這種類型的患者預后較好,因此有必要進一步分析從病例1中分離出的病毒類型的mRNA序列,這將有助于醫護人員區分潛在的輕度患者。在感染病大流行的情況下,這對分配有限的醫療資源并指導社區醫療保健管理是有益的。

當前,淋巴細胞水平和病毒排毒期是預測COVID-19患者預后的兩個最常見指標。但是,尚不清楚哪一個更可靠、更有效。研究人員表示,在本研究中,從2月20日起病例1體內就檢測到了IgG抗體,這表明病例1開始了對病毒感染的免疫反應。

此外,作者們認為,患者的發燒情況也可以作為預測預后的指標。此前一般認為,COVID-19患者的平均發燒時間約為12天。顯然,病例1和病例2的發燒時間都比平均時間短,這表明他們都在最初發病時發燒,并且可以很快得到控制。眾所周知,發燒可以抑制病毒復制并節省免疫細胞的響應時間。

最后,作者們提到,康復者血漿輸注治療是針對COVID-19患者的一種新的治療方法,其效率仍有待研究。在本研究中,病例1在接受輸注后其長時間感染被迅速消除。這意味著該方法對于COVID-19患者可能是有效的治療方法,但是長期結果和并發癥的影響應被進一步研究。